PFC-Pentax Fans Club

 取回密碼
 註冊

正片亂拍

[複製連結]         檢視: 1185|回覆: 3
sapphire1412 主題  | 發表  |   傳送訊息     發表於 2014-9-1 22:41:46
前幾天在書店亂翻了幾本書,在哪裡的書店呢?就在漢博區往台北車站的附近,那裡有臺灣商務印書館、三民書局、建弘書局、黎明書局好幾間店,有看到了一本什麼柯錫杰先生在紐約的壓箱寶,限制級的新書,因為是限制級,所以膠套封得好好的,不能看,越禁止其實就越想看,但每次打開有時又很失望,加上要580元,也許建議圖書館購買比較省錢吧,但圖書館其實或許也很希望有人捐這本出來......

也看到齊柏林先生的幾本書,有一本事可以翻閱的,唔,飛上天果然不一樣,視野完全不同,出來的相片自然就不同層次。在竹北美術館翻了翻山海湖攝影比賽的總集也有類似的看法,大部分的照片其實都很普通,只有第一名比較出色,是在湖口老街附近的高處,拍攝正從義民祭返回老街的壹等神豬車輛,那個視角很不錯,避開了湖口老街比較紊亂的部份,嗯,應該是地理條件因素,湖口老街就不若三峽或大溪老街那麼熱鬧,不過平淡也好啦,比較清閒,好不好也只是我亂猜,我也不是當地住戶。

書店裡有本書真的是叫「亂拍」,雖說是亂拍,不過好像還是有方法的,不過裡面有一頁是要讀者選選看十幾張的連拍照裡,哪張拍到的最好?結果我選的和作者選的不一樣,?,柯錫杰先生也說他助理選的相片和他自己選的相片也會不一樣,所以這其實沒什麼吧。

書店裡也有滿滿的英語讀物,路口的建弘書局裡有胡品清女士的書籍,我翻了一下,裡面提到法語比英語難上大約四到十五倍,以及法語裡面有很多概念是華語裡面不存在,但存在於英語裡面的,所以很不好學,但也曾經有外籍考官向她舉報由她指導,她的學生所寫的論文有問題,為什麼呢?因為這位學生六年來苦修的結果,讓他這篇論文裡的法語寫得竟然比法國人還好。

別的書架上倒是有本書說,法語的發音比較有規則,例如法語的一是un,念法很正常,但英語的一是one,英語的發音有時候會變來變去,不完全照單字走。另外還看到阿拉伯語的書,阿拉伯語的字體感覺好小,看不太到。台北車站裡面的廁所還弄了一片多種文字講「早安!!」的牆壁(可惜有些字脫落了),阿拉伯語和希伯來文似乎都是把標點符號放在前面,例如「!!早安」,俄語的早安第一個字居然是「3」,真奇妙。


01


02


03,居然有人在Flickr上加了這張照片為最愛,這張有那麼特別嗎,雖然我也蠻喜歡的啦,但以後要拍到大概不容易了,因為拍這捲動物正片的Eos-1N自動相機已經還人了,手邊只剩下些需要自己帶測光表的機械底片機,測光慢捲片也慢,有的玩了......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以上是新竹動物園拍的,Rotelar 4.5/180。


19


20


21


22,以下至27,用Ultron 1.8/50拍的,今年二月左右的展覽,霍夫曼的玩具箱,皮諾丘的夢之島。


23


24


25


26


27


28,英雄聯盟的展覽,嗯,蠻多雕塑品的。雖然我不會玩這個遊戲,但偶爾想想所擁有的東西,還是令人很愉快的,我認為,人的直覺或因緣是很強烈的,書店裡有那麼多本書,各種吸引人的標題,為什麼你會拿起手中的那一本呢?

(其實要看書店的規模,我這次才發現,有次在登山店裡買的登山聖經這本書,同樣一本書,到了台北的大書店以後,排放在在滿目琳琅的登山XX、XX聖經之中,即使用上「聖經」這種詞,看起來也不那麼顯眼了,可見如果要賣書,也許除了進大書店,也應該勤跑小店推銷吧?但登山聖經這本書的確不錯啦,總論了登山的基本原理。)

在侯硐亂翻書的時候,我剛好就翻到法布爾養貓趣事的那附近幾頁,這次去書店亂翻也翻到一篇關於柯達的故事,好像說他年輕時很困苦,為了讓母親脫離貧窮而勤奮工作,但也忙到沒有時間。有次有位商人想拜訪柯達,這商人被告知只有五分鐘的接見時間,結果他這五分鐘裡,不是談生意,而是談柯達辦公室的氛圍有多好,言談之間柯達也想起了當初新建辦公室時的快樂,和這位商人談到忘我,而商人也成為柯達的好友,生意自然滾滾而來。


29


30,這兩張櫻花應該是Tele-Westenar 4.5/400拍的。



31


32


33


34


35


36


37
以上應該是Cyclop 夜視鏡拍的。




美國優美座位公司經理亞當森來到柯達公司總部,要面見柯達公司總裁伊斯曼先生。 因為他得知,伊斯曼先生捐巨款要在曼徹斯特建造音樂廳、紀念館和劇院。 許多製造商都已前來洽談過,而沒有結果。 亞當森希望能爭取到這筆生意,更希望藉此擴大公司的名聲,樹立公司在市場競爭中的形象。 他向柯達公司總裁秘書說明自己的意圖後,秘書通報了,並告誡他:“我知道你急於得到這批定貨,但我現在可以告訴你:如果你佔用伊斯曼先生五分鐘以上時間,您就完了。他是個大忙人,所以你進去後要迅速他講,講完後馬上出來。”

秘書領著亞當森進入了伊斯曼的辦公室,伊斯曼正忙於桌子上的一大堆文件。 亞當森環視辦公室左右,靜靜地等候在那裡。 過了一會,伊斯曼抬起頭來,發現了亞當森,便隨口問道:“先生有何事?”於是,秘書便向總裁簡略地介紹了亞當森,便出去了。

亞當森環視辦公室,對總裁說:“伊斯曼先生,當我在這裡等候您的時候,我仔細地觀察了您的這問辦公室。我本人長期從事室內的木工裝修,但從未見過裝修得這麼精緻的辦公室。”

  “唉呀!您提醒了我差不多忘記了的事情。”伊斯曼總裁高興地說,“這間辦公室是我親自設計的,當初剛建好的時候,我喜歡極了。但是後來一忙,一連幾個星期我都沒有機會仔細欣賞一下這個房間。”

亞當森走到牆邊,用手指在木板上一敲,說:“我想這是英國橡木,是不是?意大利橡木的質地不是這樣的。”

  “是的。”伊斯曼總裁高興地說,“那是從英國進口的橡木,是我的一位專門研究室內細木的朋友專程去英國為我訂的貨。”

伊斯曼總裁情緒極好,竟然站起身來,撇下那堆待批的文件,帶著亞當森仔細參觀起辦公室來了。 他把辦公室內的所有裝飾一件一件向亞當森介紹,從木製談到比例,又從比例談到顏色,從工藝談到價格,然後詳細地介紹了他設計的過程。 亞當森微笑著聆聽,饒有興致,並且不時給予繼續的示意和鼓勵。 並且亞當森還不失時機地詢問伊斯曼的奮鬥經歷。 伊斯曼便向他講述了自己的苦難少年和坎坷經歷,如何在貧困的生活中掙扎,自己發明了柯達相機的經過,以及自己打算向社會捐獻巨款等。

亞當森不但聽得聚精會神,而且發自內心地表示敬意。 宿遷招聘網看到,本來秘書警告過亞當森,談話不要超過五分鐘,結果亞當森與伊斯曼談了一個多小時。 伊斯曼總裁對亞當森說:“上次我在日本買了幾件椅子,放在我家的走廊裡,但由於日曬,都脫漆了。我昨天到街上買了油漆,打算由我自己把它重新漆好。您有興趣看看我的油漆表演嗎?好,到我家去和我一起吃午飯,再看一下我的手藝。”

午飯以後,伊斯曼總裁動手把椅子一一漆好,並深感自豪。 結果是亞當森不僅得到了這筆工程的訂單,而且和伊斯曼先生結下終身的友誼。 為什麼亞當森隻字未提生意卻出乎意料地成功了呢? 沭陽招聘網認為他成功的訣竅很簡單,通過談話交朋友,千方百計激發對方談話的興趣,從而建立真正的朋友關係,當然生意也就好做了。 讓對方多談,先交朋友,後做生意——這就是亞當森成功的訣竅。

本帖最後由 sapphire1412 於 2014-9-3 00:06 編輯

評分

6

檢視全部評分

回覆            

檢舉

Observer 主題  | 發表  |   傳送訊息     發表於 2014-9-2 00:22:52
藍寶大的發文和鋪圖總引人深思

評分

1

檢視全部評分

回覆            

檢舉

 樓主| sapphire1412 主題  | 發表  |   傳送訊息     發表於 2014-9-3 00:42:59
像這樣胡亂講一通,其實是有缺陷的,如果不能藏著內心重要的事物,那很危險。

最近在圖書館借了本談俄羅斯現任總理Влади́мир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Пу́тин的書:普丁傳奇-新俄羅斯之鷹,裡面就提到他是很能隱藏內心的人,運動很強,目標堅定,真帥氣。


前陣子和長輩見面,他就說我應該試著了解自己,以及管好自己的嘴巴,在工作場合談天闊地是不恰當的,老闆付錢,就是買你的能力,自己要試著像工具一樣,對老闆順手好用,老闆才有可能和你發展朋友關係。沒有朋友關係,很多事情都不能談,或是得迂迴的講,例如想休長假,最好不要直接講,講家裡有事情需要請長假,這樣避開著講,反正能把假期請到就好。

如果人對你的東西有興趣,自然會向你詢問,人家沒有問,自己只顧著講自己的興趣,人家會覺得你很怪,這些興趣類的東西傳到老闆耳裡,老闆也可能會認為你不務正業,只顧著玩自己的東西。

此外國外旅遊是很昂貴的,最好考慮最糟的狀況,例如有人在泰國被剝光,連身分證都沒了,幸好有一張「美國運通卡」,銀行馬上幫忙調閱資料與給予援助,才讓那人脫困。所以在語言不通的國家,最方便的東西,應該還是金錢,也就是我們每天獲得、保存、給予的這份能量。


機械底片機因為要捲片所以不易連拍、每張要沖又要掃,「底片價格」加上沖掃總計兩百元的額外費用,如此迂迴才能拿到數位影像的結果,使得每次沖洗時都很興奮,可是看了好幾天以後又覺得平淡起來。

也許隔更久的時間來觀看這些相片,會有不同的想法吧?不論如何,所留下的影像對自己來說都是很珍貴的,拍到就有,不拍就過去,過去就過去了,也不用魂牽夢縈,反正這些相片對外人來說也不足為道吧......


其實這次還洗了呂妍萱小姐外拍、Dollfie Dream的相片,放在各自的主題裡。今天在家裡玩了一下離機閃光燈,才知道閃光燈的妙用,沒有使用閃光燈的人像照片,實在沒什麼興致發表,不用閃燈的底片更不用說了。


20140926

最近看了一些書,整理了比較喜歡的部份,其中有本阮義忠先生的書,也提到他有次夜拍教堂前的一堆孩子,因為只能拍一張,只能用很古典的方式拍,先要孩子們別動,打閃光燈,然後等十秒,他回家後沖洗相片,就知道自己成功了,因為前景的孩子和後景的陰暗教堂與月光都完美記錄。





進階黑白攝影,Zone System的理論與實踐,蔣載榮著。


獻給母親,及改變我醫生命運的Dr.Richard D.Zakia


我作過工程師,自認是個對數字十分敏感的「理性」主義者;我讀的確是常須用「感性」去體會的「美術攝影」起初我的內心十分痛苦,但是最後卻在「黑白」的世界裡找到了兩者間的「平衡」。由於製作一張黑白照片十分容易,但是想要作出一張色調優美含有豐富細節與層次的黑白作品確是困難重重。我是個求好心切的完美主義者,更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剛愎」之輩,看了歐美名家的作品集,更興起了我對「黑白」攝影之美探索與追求的一股傻勁。我的運氣很好,在RIT時我遇到全世界最傑出的攝影老師,一位是出身Kodak的感光材料權威-Dr.Richard D.Zakia;一位是Ansel Adams生前暗房助理,精通黑白精緻放像技巧的Willie Qsterman。由於他們的指導,雖然資質不佳的我,暗房功力却因此大進。

使用的照相機所攝得的底片尺寸月大,拍出來的照片在粒子性(Graniiness)、階調(Tonal gradation)與解像力(Defintion)上都有較優異的表現。但是底片面積比較大的照相機則有體積龐大、笨重與操作較慢及攜帶不便等等缺點,尤其在拍攝動態的人物照片時,大相機的機動性不足,較難捕捉人物的神韻與瞬間動作的高潮。所以想要拍攝主體本身的「特質」決定了一架相機的適用與否。一般而言,新聞、運動、報導、或是生活速寫以135(或稱35mm相機)最為合適,人像、服裝、等以人物為主的專業攝影則以中型相機(Medium format)的120系統更能勝任;風景攝影(Landsscape Photography)則以大型觀景相機(Large-format view camera)表現最佳。


德國的Leica M系統,在二次大戰前就已名聞全球,二次大戰期間專門生產間諜相機Minox機身小巧。TLR相機多半不可更換鏡頭與片盒(唯一的例外是Mamiya C330),在近距離攝影時又有視差(Parallax)問題,似乎僅有Rolleiflex TLR,由1928年迄今仍為收藏家與影友所喜好。除了Bronica SQ-Ai系統是6x6外,日本廠家大多迴避歐洲製6x6相機的競爭。


135系統的底片僅有24mm*36mm,在印製照片時必須使用放大機作放大(Enlarging),在照片的粒子、階調與銳利度上或多或少有所損失,一整捲軟片在不同的光源與環境下拍攝,往往會有明暗反差前後不一致的情況發生,如果想要依不同的反差條件進行單獨的沖洗,幾乎是不可行的事。135相機拍照時相機晃動或對焦不準的失誤,往往在高倍率的放大之下暴露無疑。


較大尺寸的120相機除了放大照片的倍率較低以外,在粒子、解像力與階調表現都比135系統優異,尤其在可以更換片匣的機型上,能夠根據不同反差的條件作不同的顯影,一般影友只要備有兩三個片匣就可以輕易地進入Zone System,但120相機的鏡頭的最大光圈通常比135系統慢了一至三格,觀景窗裏的影像較暗,增加了對焦失誤的可能,120相機不是拍出好照片的萬靈丹。


大型相機有便於攜帶、適合野外的平床式(Flat-Bed)、與適合在攝影棚內精密調校的單軌式(Mono-rail),平床式有美製的Deardorff Zone VI 、德製的Linhof Master Technika和Technikardan,日製的Horseman VH,45HF、Wista 45SP、Toyo-Field 45A與荷蘭製的Calumet XM。


單軌式相機中,瑞士的Sinar P2有不對稱兩點對焦的設計,為專業攝影家一致稱道;德國的Linhof GTL為L型架框設計,可以做移動中心軸的精細調校。瑞士製Arca Swiss F-Line、荷蘭製的Inca(配件與Sinar通用)與Cambo,日製的Horseman L、Toyo-view,大型相機的光圈可縮小到f/64甚至f/90,又可以單獨沖洗來控制底片的反差。


色像差的產生由於各種色光其波長並不相同,在穿透光學鏡片時,折射角並不一致,其中波長較長的紅色光折射角較小,藍色光波長短折射角大,因此光線匯聚時會產生色像的偏差。


在選擇大型相機用鏡頭時,最好先蒐集各廠鏡頭的技術資料(焦距、最大光圈、涵蓋角、呈像圈、可使用之最大底片的尺寸等等),才不會買到不合用的鏡頭。


Willie Osterman:135相機機動性佳,很多「好」照片並不是用心思考拍攝到的,有很多是在不經意情況被攝影者捕捉。但是使用大型相機操作費時,有又相當多的技術問題存在,很容易由作品看出攝影者的視覺習慣與製作影像的功力。


底片可以有效記錄的亮度範圍大約是七格光圈左右的差異,有就是說最亮與最暗的部份是二的七次方比一(128:1)的亮度差異,但人類肉眼能感受的亮度範圍却有20格光圈,一百萬比一的差異,這也是曝光真正困難的地方。


Ansel Adams有一回在尼加拉瓜大瀑布拍照,正好遇到一位德國藉攝影家,閒聊之下,沒想到兩人用的是相同的軟片,但曝光結果竟然相差了四格光圈,雖然兩人的曝光值差異很大,但可能各有各自的詮釋方式,沖洗藥劑和顯影方式、放大機光源性質、相紙廠牌與號數也可能不同,這也是曝光只有適當(Appropriate)與否,而沒有正確(Correct)與否的最好註解。要作精緻的黑白攝影,一支手持式的點測光表應是必備的工具,甚至有攝影家堅持只使用1度的點測光表。


在陽光普照的晴天,陽光在天頂或相機後上方的位置,使用f/16的光圈,以底片感光度的倒數作為快門速度,可以得到近似正確的曝光。

如果我們用放大鏡來檢查沖洗後的黑白底片,可以發現它祇是由許多厚薄不同的黑色微粒所組成。這些黑色微粒就是感光乳劑中鹵化銀晶體經過曝光和顯影的作用,被還原成金屬銀的微小粒子。值得我們注意的是最容易發現粒子的地方,不再暗部或亮部,而是在中間調區域,我們看見的顆粒其實並不是粒子本身,而是粒子與粒子間的間隙。


1982年Kodak的公司研究人員,成功地把鵝卵石形狀的粒子壓縮為扁而薄的薄殼粒子(Tabular grain)打破了感光乳劑要改進感光度、粒子、解像力時,就必須犧牲另外一到兩項,這存在了五十年的事實。Ilford的Delta軟片也有類似的功能。沒有使用足夠數量的某種軟片以前,我們很難掌握了解其乳劑特性,安塞‧亞當斯使用Tri-X軟片長達二十年之久,決不輕言更換材料。


RIT一位教授攝影材料的教授曾經在上課時提到,標示黑白感光材料的過期日期其實並無太大的意義,只是迎合消費者習慣的作法,因為美國屬於大陸性氣候,溫濕度均不高,非常適合感光材料的保存,有證據顯示,拍攝後在室溫下存放了二十五年的黑白軟片,經過沖洗之後仍可得到品質不差的照片,但地處亞熱帶的台灣不適合儲存感光材料,為了保存感光材料,可將未開封的底片直接放入冰箱的冷凍室,而已開封或日常使用數目不多的軟片,則可以用塑膠袋密封的方式,存放於冷藏室,以免濕氣侵入破壞乳劑的原始特性。遇到過期的底片,也不必加以丟棄,可以先做乳劑感度的測試,找出其正確感光度。通常過期乳劑的感光感會提高半格到一格,表示他有泛灰的可能,所以可以用來拍攝需要增感顯影的場合,它和預先曝光有很相似之處,可以使暗部的反差獲得改善。


Kodak公司建議曝光後的底片,最好保存在不高於24度C以及50%濕度的環境,並且在72小時以內沖洗成底片,有一些充滿硫磺蒸氣的地方,空際中的二氧化硫氣體會造成感光乳劑的翳霧。

攝影術發明的前四十年,攝影師們對於曝光、顯影與底片濃度的變化並無充分的了解,直到1890年Ferdinand Hurter與Vero Driffield經過多年的苦心研究,終於找到了曝光與底片濃度間的數學關係,並表示在平面座標塗上,這就是在攝影科技史上非常重要的底片特性曲線(Characteristic curve),為了紀念他們兩人的貢獻,這填曲線又稱為H&D曲線,或是Dlog曲線。

底片特性曲線分析探討大致有三種方法,伽瑪(gamma γ)值法;反差指數(Contrast Index)法;平均斜率(Ġ)法。這三種分析方法正式世界三大黑白軟片製造廠,德國Agfa、美國Kodak與英國Ilford分別使用的方法。

放大機的燈源有分聚光式與散光式,聚光式反差較大,多為日製,散光式反差較小,多為美製,相紙的選擇也很重要。

安塞‧亞當斯多半使用冷黑色調相紙與顯影劑,再經過輕微的硒調色(Selenium toning)處理,作品表現出沈靜空寂又略帶憂鬱的色調,這種表現方式成了他作品的一貫風格。



高品質黑白攝影的技法,蔣載榮著。


僅以此書紀念我的舅舅。前聯勤測量學校校長,尹鍾奇將軍,感謝他當年的賜助,使我重拾自信。

1995年夏季,筆者開始整理、收集並詳讀過去RIT時代的講義和眾多的原文技術資料,本書的大綱與骨架終於漸漸形成。經歷四個多月每日十餘小時之案牘勞形,文字部分終於完成。而圖片之製作,由拍攝、沖洗、印製及調整,卻遭遇了重重挫折與困頓。也更能體會在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傘下,想要出版一本具有國際水準的攝影論著,在台灣的文化生態下,著實存在了許多現實上的困難與阻礙。回想過去半年來在暗房中和刺鼻劇毒的藥水搏鬥所獲致的張張相片,內心真是百感交集。

在即將邁入二十一世紀的彩色影像時代,唯一可能不會被淘汰的黑白產品,大概就是黑白的感光材料了,黑白影像天生就具有比彩色更為強烈的藝術性格與特質,可以把大家習以為常的彩色經驗帶入一個由單一色調組成「既虛幻又真實」的境界當中。當主體的色彩並不十分飽和,更適合用黑白的單一色調表現明暗不同的階調與層次。黑白攝影追求的不是對被攝主體敘述上的真實或精確,它祇是另外一種詮釋被攝主體的方式和觀看世界的習慣。雖然黑白攝影的技術與理論比較艱深,但是和彩色攝影相較,它的硬體投資卻不大,攝影者可以全程參與影像的製作與控制,因此作品具有更寬闊的創作空間。

由於黑白軟片是以黑和白色之間的灰色調記錄整個彩色的世界,因此自然界各種鮮豔的色彩在轉換為黑白影像時,往往是難以辨識的。試想一個黃色的主體,背景為藍色的畫面,一旦記錄成黑白的影像,將可能完全看不出兩者之間的色調差別,唯一解決的辦法就是增加兩者的對比,使兩者有明顯的明暗亮度差異,不是讓背景的色調變淡一點,就是讓背景比主體色調更深一點,這時濾色片的使用便是最佳的時機。

由於Zone System用家是以曝光不足四隔的區域當做曝光作用的啟始點,這種方式決定的感光度,通常比廠商公布的標準感度要低一隔左右,舉例而言,Kodak TMY400的軟片廠商公布的感度是400,但是Zone System攝影家使用它們時,感度只剩下200度左右。

攝影術的發明是在1839年的歐陸,經過許多化學家的研究與試驗,終於找到了軟片顯影時的最佳溫度,20度C。這個溫度是顯影主劑Metol和Hydroquinone對於暗部及亮部維持顯影作用平衡的最理想的溫度,同時這一個溫度也考慮了攝影者工作時的舒適性與方便性,因為那是歐洲溫帶國家平均的室溫與水溫,底片的沖洗便是以這一個溫度來考量的。這也是為什麼攝影先進發達的國家大多是地處於緯度較高,富裕而寒冷的地區,大概和自來水的普及與20度C的水源取得容易與否有關。水質不好的水不可用來沖洗照片,在台灣地區,自來水的雜質較多,用來調製藥劑或沖洗底片都不適合,最好使用蒸餾水。水洗是一個十分精細的工程,盡量保持底片在水中的時間越短越好,感光乳劑的結構才不會因此受傷。

安塞‧亞當斯在暗房內不使用放大機的計時器,而是使用音樂上用的節拍器(Metronome)



黑白攝影精技,蔣載榮著。


紀念在苗栗採訪因公殉職的愛徒--廖志坤


筆者認為Zone Systom式的黑白圖像要在某一地區萌芽生根必須先具備下述幾個先決條件:第一,該區氣候溫和,水源充足,人民生活教育水準很高。第二,該地區人口眾多而稠密且具有很強的文化消費能力。第三,該地區四季分明風景秀麗,生態環境的保護工作十分落實。第四該地區平面傳播工藝與科技的水準很高,大學中設有獨立的印刷科技與攝影或影像科系,以滿足高品質平面傳播的消費市場。如果以這樣的條件衡量,似乎祇有生活水準很高的經貿大國才有發展Zone System的可能。


為什麼Zone System有這樣嚴苛的生態環境?筆者認為由於Zone System要作嚴格的品質控制,20度C的水是最基本的要求,沖放時必須使用大量恆溫的流動水,因此地球村的許多地區並不適合Zone System的發展。此外一個地區人民教育及文化水準很高,高消費人口眾多,一定對精緻圖像需求殷切。這一個地區也必定成為一流視聽藝術工作者高度集中的區域,當然也是攝影軟硬體資訊取得最容易的地方。該地區的影像文化精緻而發達,自然也利於Zone System的創作與推廣。如果這一個地區季節變化不明顯,又無秀美的自然環境,即使有,該地區不重視環境保護工作,造成嚴重的河川與空氣污染,攝影家無景可取,Zone System也同樣不容易生存,即使有了高品質的圖片,該地區卻無高品質的印刷工藝技術相配合,也無法大量複製以利傳播,因此一個地區是否有大專院校,專門研究印刷攝影的平面傳播相關科系設立,可以作為視覺傳播是否昌盛發達的指標。


歷史上品質卓越的光學玻璃可以追溯自1790年,直到1880年代全世界仍然祇有兩種光學玻璃可供選擇,冕玻璃(Crown glass)與火石玻璃(Flint glass)兩類。其中冕玻璃是將矽、鋁、鈣、鉛、鉀、鈉的氧化物熔化並加以混合;火石玻璃的折射能力比冕玻璃要強,它的成份比前者還多了鉛的氧化物,也是水晶玻璃器皿最主要的原諒,但是折射率的提高也伴隨了色散(dispersion)的問題,因此利用這兩種玻璃製成的早期鏡頭是無法校正色散與像散(astigmatism)的呈像誤差。

1880年代中期Ernst Abbe(攝影光學研究之父)、Carl Zeiss、Otto Schott三位光學家在德國Jena成立了Schott光學玻璃公司。Schott公司在1880年中期又引進了鋇、硼、磷、氟等氧化物,發展製造了Jena glass的新式光學玻璃,它的折射率比過去的冕玻璃與火石玻璃藥膏,但不會增加像散。後來Abbe博士所領導的Carl Zeiss公司也因玻璃性能的提升製造出全世界第一支所謂消像散(anastigmatic)鏡頭。為了紀念Abbe博士對於光學設計的不朽貢獻,今日探討光學玻璃色散率(dispersive Power)也稱之為阿貝數(Abbe Number)

光學玻璃的另一項重大突破是在1930年代的末期,玻璃原料又加入了稀土金屬如鑭、鉭、釷的氧化物,使得高折射率的玻璃具有低色散性能成為可能。除了單一鏡片的曲率(curvature)可以加大,令鏡筒長度因此縮短之外,重量減輕價格自然也相對降低,每一家鏡頭製造廠幾乎可以製作多達數百種不同性質的玻璃,成為光學設計師開發新鏡頭的後盾。例如德國Leitz公司生產的七組鏡片之50mm f/1.4 Summilux-R鏡頭,就由六種不同折射率之玻璃組成,其精密度至小數點後第四位。

1970年代電腦加入鏡頭的光學設計的行列,鏡頭的設計也更加精密準確。由於玻璃是以重量計價,許多鏡頭製造廠開始研發低密度的輕質玻璃,以降低生產成本,但是少數原料稀少的玻璃(如鉭)的氧化物,卻因開採不易價格始終居高不下,部分製造廉價相機的廠商為了降低生產成本,不得不向價格低廉的塑膠鏡片尋求替代品。而相機為了增加對焦速度,也不得不在鏡頭內部裝置質輕的塑膠鏡片。

歷史上第一支由塑膠製成的鏡頭是在1934年完成,而真正以塑膠為原料製成照相機使用之鏡頭且在市場上行銷的相機,則是1959年由Kodak生產的Brownie 44A,隨著塑膠材料科學的進步,人們發現塑膠加熱具有極佳的可塑性,可以替代部分過去以玻璃極難製作的非球面(aspheric)觀景窗(viewfinder)和玻璃難以鑄造研磨的特殊形狀。

根據日本光學玻璃材料學權威泉谷徹郎博士的研究,光學玻璃為了去除玻璃殘留的應變極獲得均一的折射率,必須採用徐冷的降溫步驟。以傳統粘土坩堝熔融的不連續生產方式,由坩堝製造經預熱、熔融、冷卻、成形、研磨的過程,生產時間為170天,僅有40%的良品率;採用白金坩堝連續熔融的生產方式,也需要34天,良品率只有70%。(參考泉谷徹郎著,高正雄譯著之光學玻璃,復漢出版社,台南,1985 Page 92)

最理想的照片觀賞距離為30cm或為照片對角線之長度。

灰卡的反射率定為18%,還有另外的一則傳說。因為Kodak公司在研究開發彩色感光材料的1930年代,為了獲得可以隨處取得之標準反射率標的,曾經投入許多心力作過許多實驗,可惜成果並不令人滿意。後來有一位研究人員發現Rochester的天空經常烏雲密佈,少有晴日,突發奇想的以Rochester上空的烏雲作為反射式曝光的標準,竟獲得十分恆定與滿意的結果。蔣載榮先生在留學期間正巧在Kodak總部的Rochester,前後時間長達三年,發現Rochester正巧位在安大略湖的南岸,由於北方缺乏高山屏障,使得北極圈的冷氣團由此通路南下,天空經常籠罩大片烏雲。經過實地量測,與灰卡的讀數果真十分接近。這只是一個傳說並未在Kodak公司的技術文獻上記載,成為一個攝影史的懸案。

由於聚光式放大機光源的方向性過強,底片的銀粒子會把投射的光線散射回去,底片上濃度越大的區域會有更嚴重的散射效果,造成暗部與亮部更強的反差。

根據RIT攝影技術系教授Dr.Leslie Stroebel的研究發現,快門製造廠對於標示快門往往有±40%的誤差,它以100部135單眼相機作測試,快門誤差在±5%的僅有2部。近年電子控制的快門十分普及,出廠之快門準確度比傳統機械快門大幅提高,但是控制時間的部份零件-齒輪組、彈簧及凸輪卻仍存在無可避免的機械性誤差。(操考《Photographic Materials & Processes》,Focal Press,Boston 1986,Page 107)

曝光補償公式:曝光因素=(蛇腹長)平方/(焦距長)平方,也就是當蛇腹長等於焦距長時(即對焦於無限遠處),曝光因素等於1,不需補償;當蛇腹長等於焦距長之√2倍時,曝光因素等於2,須增加一格光圈;當蛇腹長等於焦距長之兩倍時(即作1:1近攝時),須增加二格光圈。

Ansel Adams曾有一句名言:底片就像作曲家手中的樂譜,放相則好比演奏樂曲。演奏音樂和放大照片都會隨著年齡、經驗與閱歷的增長,在不同年代有不盡一致的風格與手法。但是技巧往往是作品能否感動他人的關鍵,優異的放相技巧不能無中生有也不能起死回生,但是卻能加強影像的視覺張力與感受。

如果照片仍有一絲可觀之處,我要向在暗房裡默默地陪伴我工作的老友致意,它就是包容我所有錯誤的垃圾桶,如果這些淘汰的劣質影像流出市面,可能就沒有雄獅美術這三本書營造的聲勢(而是一堆雞蛋)。所以不是我的暗房技巧比較高明,只是我丟棄的耗材比例較高而已,但願各位在暗房中多扔掉一些照片,一定可以達到高標準Zone System的要求。

脫稿於深坑暮羽齋





圖解攝影技巧
譚繼山編譯
大展出版社印行
中華民國八十一年一月一版五刷
從相機的性能到實際攝影-全部OK!!



從照出來的相片中,可以使照相者與被照者獲得鮮明記憶,也或許這只是屬於照相者能獨享的感覺,但在相片裡充滿快樂或悲傷的感覺,乃照相的奧妙與事實的紀錄,這是不容否認的。

被照體與相機是製作相片不可缺少的條件,可是相片照得好壞,卻決定在照相者。從人的視線中選出被照體,然後利用相機性能產生出來的,就是相片世界。在製造與完成的過程,為照相者最感快樂的時刻。也就是說,記錄人的創造性才能,可以顯出照相的優點。

創造的最大快樂,是把自己的能力利用到最大的限度,並以自己的力量完成時,即能感到最大樂趣。在愉快的旅程上,即使是自己拍出的相片略有瑕疵,也比購買風景照片,更具重大意義。總之,沒有比親自操作而圓滿完成的是,更令人高興的。

由於相機的進步,使人們能輕易就拍照,但這僅是從機能上而言。至於照相的技巧,則在任何時代都不會有變化。

照相的基礎是人的感受性,即在觀察中興起的感動心情,藉由畫面表現出來的相片,就是攝影者的傑作。呈現在人們眼前的視野,都是同樣地廣濶,而在這視野中有了打動攝影者之心的景物,就會成為他的攝影對象。

一個業餘攝影家與以攝影為生的職業攝影家之不同處,在於攝影過程上的喜悅與痛苦的差距。業餘攝影家是已自己的想法為基礎,從事攝影工作,完全不需顧慮他人,所以能儘情地享受創作的自由與樂趣。

長久以來,我一直在櫃枱前幫助無數愛好攝影的顧客,從事快樂的攝影工作。在櫃枱前,時常可以看到音相片拍得很好而高興的顧客,也常看到因拍照失敗而失望的顧客。有一部相機,卻拍不出一張好照片,是很悲哀的事,而這都是由於小小的疏忽所致。從簡單之一按即照的將機,到具備一切機能系統化的相機,大都是依靠相機的性能來完成拍照,但基本的裝置與操作事攝影者的責任,由此決定了相機的生命。

相機的好壞,固然會影響拍照的成功與否,可是在基本操作上,也有不可缺少的必要條件。為了不使拍照的心血白費,特就本書來幫助你拍出優美的相片。

攝影最重要的是基本知識和運用。瞭解基本後,再加以運用,創造的可能性就大增了。人的手腳是靠頭腦才能發揮作用,一部相機也要由熟練的攝影者來使用,才能發揮其功能。

不要常存著拍些別人所喜歡的相片之心理。拍出自認為是傑作的作品,才是一種樂趣。再從自認為是傑作開始,逐漸得到多數人的評價,則更有無上的愉悅。

在創造的世界裏是沒有終點的,其中之辛苦能在作品中表現出來,就成為你的快樂,而且由這張相片的快樂,能帶給全家歡笑。

本書將相同的內容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做簡易的說明,第二部分是做詳細的說明。務請反覆詳讀,以達攝影之最高境界。


攝影者能與相機成為一體的時候,就如人使用手腳一般,什麼困難都不會發生的。

固定焦點相機,目測相機,疊影,單鏡,焦點精確度依順序增加。

不論是嗜好或者藝術,都必須在努力和經驗上產生自信,並做屬於自己的表現,才會有創作樂趣。
你的攝影心血出現在每一個過程,整理相片不是結束,而是下一張相片的開始。


宇宙遊子


這本書籍其實就是一位余女士幫柯錫杰先生編寫的自傳,我大略記得的內容是,柯錫杰先生的父親是柯批,台南的大商人,結了兩次婚,柯錫杰是他第二任夫人的其中一個孩子(前後兩任夫人好像都生育了四個以上的孩子),柯錫杰先生曾在台鹼工作,由於長輩的寬容,甚至有長輩將比房屋還重要,珍稀的德製相機借給他,讓他得以研究攝影,但後來孫立人將軍徵招軍人,柯錫杰先生和朋友一同入伍,卻沒想到軍隊根本騙人,而且撤退來台的國軍不但狼狽,還變賣日籍老師辛苦存錢買的教具以私吞,種種行徑都讓他不滿,於是和朋友逃兵,一年多後自己向軍隊報到,卻因晚到兩天,結果還是被關了十個月,又補兵役,總計流失了五年的青春在軍隊裡,但這逃兵的經驗也讓他知道他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活下去。

後來,柯錫杰先生開過一陣子照相館,那時他發現,他的眼界有了,但技術不夠,他後來也完成他的夢想,到日本學業,在日本,他讀了很多台灣看不到、讀不到的書籍,讀了近代史,他才知道為何國軍當時會那麼狼狽,他年輕時就曾想過到日本學習,成為一個天文學家,後來在日本的學習結束後,他回到台灣,拍了商業攝影,後來又去美國,又和第一任太太分手,前往歐洲。

書裡提到能在紐約出頭的人一定都要有兩把刷子,實力高的就能出頭,他的第一任太太李錞菊女士很勤儉持家,生了四個小孩,但是和他的個性實在不同,李錞菊女士到美國之後很快就找到工作,但一直把柯錫杰先生當做提款機,柯錫杰先生的四個小孩也都在美國,其中兩個孩子後來也離過婚,還對柯錫杰先生與李錞菊女士個性明明差那麼多,卻還能容忍彼此那麼久,感到意外。

柯錫杰先生在紐約也曾失業很久,曾因為湊巧捕捉到河上滑冰卻落水的意外而勉強度過缺錢難關,美國的攝影家和模特兒在美酒與音樂之下,有時工作結束,就會做起愛來,柯錫杰先生也不例外。他後來和第一任太太離婚,賣掉工作室,半數款項給太太,自己去歐洲時也曾經把自己先弄得神清氣爽,然後進賭場一搏,最後連賭贏了五次,才得以前往撒哈拉,在撒哈拉還曾經被軍方以為是間諜。對他生命影響最大的,則是第二任妻子樊潔兮,潔兮倒過來念有些像錫杰,當初讓他有點怕怕的。


縱橫極地

陳維滄先生的書,書裡提到他早年經商,經營工廠,後來退休後去了許多地域,人家是為旅行而攝影,他是為攝影而旅行,到中國,忍受百蟲萬蚊咬囁的痛苦,就為了拍丹頂鶴,到南極拍企鵝時,衷心希望所有攝影家拍攝的動物影像,不要成為牠們最後的身影。


茶馬古道

麥可‧山下先生的書,裡面提到他以為日式抹茶文化將茶葉抹成細粉沖泡,就是茶飲的最高境界,但到了雲南這個茶葉的原產地,看見當地人直接把茶泡來喝,他頓感眼界大開,茶馬古道是一綿密的道路網,中國以茶葉向西藏交易馬匹。



網路讓我們變笨?

書裡提到當人使用鐵鎚時,大腦會把鐵鎚當手腳來用,我猜想,依照同一原理,可見得攝影器材選購的重要性,好的器材值得一輩子,也值得讓大腦不斷去練習他,可惜手邊的M42機械底片機全壞了,楊惠民師傅也沒空修,可能這些相機也不值得修,要是我也會修相機就好了......。書裡提到現代人不見得比古代人聰明,只是使用腦袋的方法不一樣。

b]低IQ時代

大前研一先生的書,裡面提到語文能力、金融素養、IT實務,是現代人欲在國際生存時必備的利器,大學生應該早日準備好這三樣利器,書中提出不少針砭日本時政,以及如何抗拒集體IQ低下的討論,雖然是2009年的書,但作者也提到,許多建言他早在2009的十五年前就已提出,可見有些定理是雋永的。 本帖最後由 sapphire1412 於 2014-9-27 02:33 編輯

評分

1

檢視全部評分

回覆            

檢舉

typegt 主題  | 發表  |   傳送訊息     發表於 2014-10-1 10:22:39
底片味道真不錯  謝謝分享
回覆            

檢舉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招商合作|小黑屋|Archiver|PFC-Pentax Fans Club

GMT+8, 2018-5-28 02:06

Powered by PFC

Since 2004 Pentax Fans Club

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